多地户籍松绑 粤港澳大湾区抢人大战升级?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12-23 16:00

临近岁末,“抢人大战”似有升级的意味。这次点燃引爆点的,是一线城市广州。

12月16日,广州市人社局发布《广州市差别化入户市外迁入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稿)》,其中明确提出,拟出台差别化落户政策,该政策的实施范围为:白云区、黄埔区、花都区、番禺区、南沙区、从化区和增城区7个行政区。

除广州以外,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粤港澳大湾区多地纷纷出台了落户新政,均力图为户籍松绑,其中包括珠海、东莞、惠州、江门等城市。新政背后的考量,均指向了人才吸引。

人口是一座城市长远发展的坚实基础。近年来,粤港澳大湾区各地纷纷加入“抢人”大战,其中放宽落户限制是主要的手段。如今,各地的人才政策已经从 “粗犷”向“细化”演进,在各城市的陆续跟进下,未来的人才流动在粤港澳大湾区将更加畅通。

受访专家指出,降低落户门槛是大势所趋,随着多地逐步放开落户限制,粤港澳大湾区人口流动将呈加速态势。不过,各地要构建人才的“护城河”,除了短期的政策激励外,要留住人才,最重要的还在于旺盛的产业发展及完善的公共服务配套。

大湾区多地放松户籍门槛

广州此次发布的《征求意见稿》拟规定,在广州差别化入户实施范围内就业或创业,且同时符合拥有国内普通高校全日制本科学历或学士学位(单证),或拥有国内普通高校全日制大专学历,或全日制技师学院预备技师班、高级工班毕业人员;年龄在28周岁及以下;申报时须在差别化入户实施范围区域内连续缴纳社会保险满12个月的,可在差别化入户实施范围内的行政区办理登记入户。

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刚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广州此次放宽落户限制,没有搞“一刀切”,而是实行了差别化落户政策。广州市面积超过7400平方公里,常住人口主要集中在中心城区,而从化、增城、南沙、白云等外围地区人口密度相对较低。广州拟出台差别化落户新政,此举可为一线城市户籍制度改革提供新思路。

除了广州以外,今年,珠三角地区多个城市也纷纷为户籍松绑,降低引进人才入户门槛。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对于学历型人才,各地均大幅放宽了落户限制。

今年6月,惠州市公安局发布“关于征求《惠州市户口登记、迁移准入条件(试行)》(修订稿)意见的通告”。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降低引进人才入户门槛,学历型人才放宽至大中专以上学历,技能型人才放宽至初级等级以上专业职称和技能等级,并且不与缴纳社会保险和签定劳动合同挂钩。

今年9月1日,东莞市正式实施人才入户新政。按照东莞的入户新政,国内大专学历未满40周岁人员;省内职业学校、技工院校学制教育毕业两年内的人员;具备高级技师国家职业资格未满45周岁的人员,只要在东莞市依法参加社会基本养老保险,均可直接申请入户。相比现行的全日制本科学历的入户条件限制外,东莞市人才入户的学历门槛进一步降低。

11月6日,珠海市政府常务会议审议并原则通过了《关于进一步放宽我市人才引进及入户条件的通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对于人才入户,珠海现行政策规定为全日制大专(高职)以上学历,新政放宽为:具有国家教育部承认的大专(高职)以上学历、人社部承认的技工院校高级工班及以上毕业生均予以纳入人才引进。此外,还放宽了年龄条件,取消部分技能型人才的限制条件。

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印发《2020年新型城镇化建设和城乡融合发展重点任务的通知》,督促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推动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上城市基本取消重点人群落户限制,此外,还鼓励超大特大城市取消郊区新区落户限制。

华南城市研究会副会长孙不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粤港澳大湾区多地放宽落户限制,一方面是在落实国家的相关政策,另一方面,也是为城市和产业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个人消费等内生动力将是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只有人进来才会有消费。另外,人口可以跟着产业走,产业发展也是依附在人口之上,这是双向的效应。”孙不熟说。

注重人口与经济协调发展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9年我国人口自然增长率降至3.4‰。比总人口更早下降的,是劳动力的比例和规模,15至64岁的劳动年龄人口于2013年达到10亿峰值之后,以每年300万的速度递减。不仅如此,我国正进入老龄化加快推进的时期,一线城市户籍人口的老龄化程度更高。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杨舸撰文指出,从人口角度来说,人口态势的变化使得劳动力成为城市竞争中最关键的生产要素,未来必须依赖外来人口为城市注入创新活力。

从城市发展角度来说,对人才的渴望也反映出城市产业发展的旺盛需求。伴随着近年来珠三角产业转型升级的加快,高端制造和战略新兴产业的发展,对技术型人才的渴求将加大。

胡刚认为,粤港澳大湾区各地根据实际情况,陆续出台新政为户籍松绑,降低入户门槛,可以吸引更多年轻人来大湾区就业创业,为产业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劳动力支撑。

数据显示,2019年广州、深圳两个超级大城市的人口分别比上年净增40.15万人和41.22万人,占同期珠三角核心区常住人口增量的55.73%。广州大学广州发展研究院、广东省区域发展蓝皮书研究会此前发布的《2020年中国广州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称,广州对人口具有超强的吸引力,使得近年来人口流入量持续保持高位。

不过,分析也指出,从人口增长弹性系数来看,2014-2018年,广州人口增长弹性系数为0.42(即地区生产总值每增长一个百分点,相应带来0.42个人口增长。0.2及以下为“协调发展级”,0.2-0.99为“发展的渐进级”,大于或等于1为“发展停滞级”),仅低于深圳(0.44),说明近年来广州、深圳常住人口增速加快,但人口对地区生产总值的拉动作用有所减弱。

专家认为,常住人口的快速增长能为城市发展提供人才储备,但某种意义上说,人口增长也要适度,过快的人口增长短期内不一定能实现经济更快发展。广州应从吸引人口转向留住人口,注重人口与经济协调发展。注重引入人才的层次、结构和产业配套程度。

孙不熟分析称,降低落户门槛是未来的大势所趋,粤港澳大湾区多地逐步放开落户限制,未来人口流动将呈加速态势。不过,各大城市要构建人才的“护城河”,除了短期的政策激励外,更重要的,还在于大力扶持产业的发展,以及完善的公共服务配套。

杨舸也指出,人才与产业的良性互动是人才战略的核心,创新型、知识型产业的蓬勃发展不仅需要人才,也吸引人才,城市应依托企业研发平台、高校科研院所建立起优势产业的产研融合孵化机制,充分激发人才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风财讯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写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