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人变合伙人 地产行业新逻辑
风财讯 2021-01-21 17:19

文|黄小妹 来源|风财讯

梳理2020年地产印记,“高管变动”四个字应该被重重描边。

据不完全统计,仅2020年上半年,就有500名房企集团层面高管职务变动、200名高管离职;2020年全年高管职务变动数量大概率超过千人,接近500名高管离职。

跳槽、辞任,升任、调任,这个行业重复着过往动作的同时,2020年,职业经理人转为事业合伙人渐成新趋势。这种新趋势表现为,高管离职后并未完全脱离公司,而用事业合作人的身份与原公司继续保持合作。

12月26日,彰泰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张巧龙由职业经理人转为事业合伙人,张巧龙和彰泰将以更紧密的方式继续合作。

12月29日,领地集团公告称,聘任许晓军为领地集团外部事业合伙人,兼领地发展董事长(平台公司),不再担任领地集团总裁职务。

12月31日,因需要腾出更多时间来专注于个人事务,刘森峰辞去实地集团副董事长兼总裁(CEO),升格为实地集团高级事业合伙人。

职业经理人与事业合伙人这两个角色的最大区别是什么?企业事业合伙人制想象何在?房企事业合伙人渐成趋势的底层逻辑是什么?风财讯多方采访,试图从事业合伙人渐成趋势这一行业现象,窥见行业新底色。

从“打工人”到“合伙人”的转变

职业经理人与事业合伙人的区别何在?

IP Global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认为,职业经理人只是企业事务的执行者,而合伙人是利益层面的合作者,不单单只是企业事务的执行者,是一种与企业利益共进退的关系。

资深地产人士张波称,职业经理人和合伙人之间的差别主要表现在角色上,职业经理人收入再高,也只是“打工者”的身份,更大程度上是为了达成公司即定的目标去努力。而合伙人则是公司拥有者的身份,是通过努力达成更好的目标来推进公司发展。

“小公司规模不大,管理灵活,同时需要用合伙人制度约束不同群体,当高管成为事业合伙人后,具备创业属性与企业高成长性的导向。事业合伙人不再是简单的职业经理人,有着更多元的身份,既是职业经理人,也是投资者。”知名地产分析师严跃进表示。

可研智库创始人贾春晖认为,事业合伙人制有两种可能性。第一,事业合伙人制是企业对高管股权激励的一种方式。当职业经理人成长为总裁以后,职业经理人的身份到达峰值。此时,用股权激励方式把职业经理人转化为职业合伙人,更有利于企业使职业经理人用跟老板同样的立场运营和推动企业发展。

第二,部分总裁辞职创业,同时兼任某一家开发企业事业合伙人。是因为高管创业这家公司可能实际意义上跟开发企业的某一个业务板块有合作或互相成为投资。比如有些开发商的代建板块,就是由创业公司的老板领衔帮忙做,他们是互相投资、相互合作的关系,实质上本身是事业合伙人。

从上述观点可以得出,职业经理人是“打工人”,事业合伙人有两种可能性,“老板”或者股权激励下的职业经理人。

事业合伙人制的想象

从“打工人”到“老板”角色的转变,于企业发展或个人发展而言,事业合伙人制带来的想象有哪些?

柏文喜表示,成为合伙人,是企业与职业经理人的一种结盟行为,除了提升企业的凝聚力以外,还有从利益层面上的激励与捆绑作用,这也是目前企业的人才竞争中的一个重要趋势。

对于从职业经理人转为合伙人的高管来说,就从单纯的打工者变成了企业利益共同体,从为别人干,变成了为自己干,自然就会从更加有利于企业的立场去考虑问题。从企业层面而言主要就是为了凝聚人才。

武汉大学财税和法律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唐大杰则从公司章程的创新角度给出了观点。

他认为,在公司治理中,不同的角色根据公司章程约定和股东会决定履行职责、获得报酬。合伙人在合伙制企业中(如律师事务所、会计事务所、咨询公司)参与企业分红,也有决策表决权。

“近年有的企业在治理中有所创新,比如阿里的合伙人制就在董事会之下设置了另一个决策机制,其中部分权利凌驾于董事会之上,其目的是要确保管理团队的决策权,保证经营一致性。这种模式实际上公司章程的一个创新,房地产公司的合伙制可能不外乎于此。”

可研智库创始人贾春晖向风财讯表示,从职业经理人的高层变成企业事业合伙人,是企业激励或高层激励的方式,也就是立场的转变,由纯职业经理人和打工的身份变成跟老板站在相似或相同的立场治理企业,本身符合人性,能够激发出高管在下一阶段职业生涯中,用更多的钱力推动企业发展。

“头部职业经理人成为合伙人互相投资维度看,更多优秀职业经理人开创了行业中新模式,推动了新模式出现,为行业继续生长探索出更多可能。这些职业经理人转化为老板,业务模式上跟大型开发商合作、互相投资、互相参股,成为彼此的合伙人,这是模式的创新,在房产行业经过几轮调控之后,进入平台期之后,这是精细化运营质量提升的良好现象,值得提倡和鼓励。”

事业合伙人制背后的地产逻辑

关于职业经理人转化为事业合伙人趋势背后的深层逻辑,贾春晖从以下两个方面分析。

她表示,经过几轮调控,三道红线之后,房地产行业进入管理红利时代,进入高质量发展时代,而不是纯规模发展时代,这种情况下,高层人员的流动肯定加速,有两种原因,一是主动原因,二是被动原因。高层主动流动的原因是指,作为头部企业高层,希望职业生涯中有新空间,或者变身成为半个老板或成为老板,探索自己更多可能性和其他企业进行互相参股,互相投资的合作。

第二,高层被动流动的原因是指, 房地产行业集中度越来越强,头部企业愈发要快速发展,就会不断思考深远、专业组织变革和人才升级,在此过程中,老板要求提升速度很快,对于中高层职业经理人团队挑战就很大。随着老板要求变高速度加快,部分职业经理人的流动频次就会被动变高,有些时候是被动优化,推动职业经理人在后边的发展中企业落职,依然完成了先进经验,普及给发展中企业的良好推动作用。

第三,随着房地产行业集中度越来越强,利润空间变薄之后,头部企业或者是行业金字塔端职业经理人选择跨行业溢出房地产行业,人才溢出可能进入了金融业、制造业、互联网等行业,这样也加速了整个行业优秀人才流动,这是由行业变革带来的深层逻辑。

张波则认为,职业经理人转为合伙人增多,本身就体现出房企在发展过程,更大程度上关注如何推动业务主要负责人和公司共同成长,预示着房地产在弱化规模化趋势的同时,对于自身发展的“健康度”有着更多维度考量。

“人才或者说高端管理人才在企业发展中的作用会表现得更为重要,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为了达成规模化目标,而不断换帅的现象,未来可能会不断减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风财讯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写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