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保业家底343万亿 房贷款集中度监管对按揭影响不大
证券时报 2021-01-24 09:40

1月22日,国新办举行银行业保险业2020年改革发展情况发布会。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首席风险官兼新闻发言人肖远企在会上介绍银行业保险业2020年改革发展情况。

2020年,银行业保险业努力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稳妥应对各种风险挑战,继续保持稳健运行良好态势。资产负债及业务稳步增长。2020年末,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319.7万亿元,同比增长10.1%。总负债293.1万亿元,同比增长10.2%。保险公司总资产23.3万亿元,同比增长13.3%;原保险保费收入4.5万亿元,同比增长6.1%;保险资金运用余额21.7万亿元,同比增长17%。

银保监会注重对存量风险的防范和处置,采取了很多措施。通过清收、核销、转让等多种形式处置不良资产3.02万亿元,力度前所未有,金额也是历年最高。对高风险机构进行更严格排查,将高风险机构风险处置掉,一批高风险中小金融机构风险得到有效化解。对“影子银行”时刻保持警惕,2017年以来压降20万亿元高风险影子银行业务。

要点一: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同比增长10.1%

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介绍,银行业保险业2020稳妥应对各种风险挑战,继续保持稳健运行良好态势,改革发展取得新的成绩。

资产负债及业务稳步增长。2020年末,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319.7万亿元,同比增长10.1%。总负债293.1万亿元,同比增长10.2%。保险公司总资产23.3万亿元,同比增长13.3%;原保险保费收入4.5万亿元,同比增长6.1%;保险资金运用余额21.7万亿元,同比增长17%。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商业银行利润下降的同时,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总资产扩张速度比上一年有所提升,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兼新闻发言人肖远企解释,这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的原因。一是要求银行让利于实体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让利1.5万亿元的目标已经实现了,这个数字是不小的。二是严格查处违规收费的行为,过去有一些不合理的收费,在去年基本上都清理掉了,所以银行的费用收入下降。三是利率市场化改革以后,银行的利差在不断的缩小,可以看到,现在的利差平均大概是2%左右,过去很长时间都是3%左右,贷款的利率在不断的下浮,但是存款的利率没有变,或者甚至有所提高。

“各方面的原因加起来,使得银行资产规模在增加,但是利润有所下降。我们觉得这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总体上银行的盈利能力还是比较健康的,银行的资本回报率和资产回报率在国际上也是处于中上水平,所以这样的利润水平仍然有足够的资源来补充资本。”肖远企表示。

要点二:民企贷款余额同比增14%,将分类施策予以支持

2020年,银行保险业服务实体经济质效持续提高。人民币贷款增加19.6万亿元,同比多增2.8万亿元。民营企业、制造业贷款分别增加5.7万亿元、2.2万亿元。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贷款、信息技术服务业贷款同比分别增长30.9%、20.1%、14.9%。银行保险机构新增债券投资9.5万亿元。保险业提供保险金额8710万亿元,同比增长34.6%;赔付支出1.4万亿元,同比增长7.9%。

梁涛介绍,近年来,银保监会出台了一系列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措施,银行的民营企业贷款规模也在持续上升。截止到2020年末,全国民营企业贷款余额是50万亿元,同比增长了14%,普惠型小微企业的贷款余额是15.3万亿元,增速高于各项贷款增速18.1个百分点。但是市场确实像你说的一样,仍然存在着民营企业特别是民营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

梁涛分析,民营企业是一个庞大的企业群体,涵盖着国民经济的各个领域,既有大中型企业,也有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融资难的原因还是应该客观的分析,既有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也跟民营企业的自身经营管理有一定的关系。部分大中型民营企业遭遇融资的困境,有的是因为公司治理的不健全、产权不明晰;有的是片面追求集团化、多元化,偏离主业;还有的是融资结构不合理,对资金来源、成本期限缺乏统筹考虑,稍有经营不慎或市场波动就会出现资金链的紧张。对风险较高的民营小微企业的融资问题,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需要动员全社会的力量共同来研究解决。

梁涛表示,下一步,银保监会将进一步完善制度举措,重点是推进政策的落实,现在已经有很多政策,关键还是分类施策,支持民营企业的健康发展。

第一是对主业突出的、财务稳健的、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信用良好的民营企业,要求银行机构坚持审核第一还款来源,减轻对抵押担保的过度依赖,加大信用贷款投放力度。

第二是对先进制造业、战略性产业和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的民营科技型企业,鼓励银行保险机构大幅增加中长期资金支持,积极发展科技保险,持续改进科技创新的金融服务,支持关键核心技术攻坚、基础研究、成果转化,支持创新无形资产的质押融资产品。

第三是对于依法合规展业,能承担科技创新责任的民营企业、民营互联网平台企业,支持银行保险机构一如既往地与其依法合规的开展业务合作,提供优质金融服务,更好的支持实体经济。

第四是对市场有前景、吸纳就业能力强的,符合普惠型小微企业标准的民营小微企业,延续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的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和信用贷款支持计划,引导银行加大“首贷户”续贷、信用贷、中长期贷款的投放力度,将融资成本保持在合理水平。

第五是对于暂时遇到困难的民营企业,引导银行保险机构按照市场化、法治化的原则,“一企一策”采取支持处置措施,着力化解企业的流动性风险。对符合经济结构,优化升级方向有一定竞争力,但是暂时遇到困难的民营企业,鼓励银行金融机构组建债权人委员会,加强统一协调,不盲目停贷、压贷、抽贷,提供必要的融资支持,帮助企业维持和恢复正常的生产经营。

第六是对于出现风险的民营企业,要求企业把解困和发展相结合,积极的断臂自救,剥离非主业资产,集中精力缓释风险,同时依靠当地政府开展救助工作,鼓励银行保险机构在平等自愿的前提下,综合运用增资、扩股、财务重组、兼并重组或者市场化债转股等方式帮助企业优化负债结构,完善公司治理。

要点三:鼓励银行保险机构与互联网平台开展合作

近期有传闻称,在政府部门和监管机构,对互联网平台企业实施了反垄断的措施以后,银行对相关领域的民营企业开始惜贷断贷。梁涛对此进行了回应。

梁涛表示,民营经济是推动我国不可或缺的力量,民营企业是我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监管部门历来支持民营经济的发展,将发展民营经济作为重点工作之一,引导金融机构为民营经济提供全方位的金融服务,应该说取得了明显的效果。

近期,金融管理部门约谈了蚂蚁集团等一些互联网平台企业,指出其在发展金融科技、提高金融服务效率和普惠性方面发挥了创新作用,提高了金融服务的效率和包容性。但是也指出了它们存在的违规监管套利、垄断经营、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等问题。金融管理部门按照“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基本要求,采取了规范性措施,开展了清理整顿。这些措施符合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等市场经济发展规律和法治要求,符合人民群众和各类市场主体的根本利益,与支持民营企业长期稳定健康发展的目标完全是一致的。

梁涛表示,有关举措不是针对民营企业,也不是针对某一家企业,不会影响相关企业的正常业务发展。至于个别银行对有关领域民营企业的惜贷断贷问题,据了解,确有个别情况,我们认为这是不符合“两个毫不动摇”基本精神的,应当予以纠正。银保监会鼓励银行保险机构依法合规的与包括被约谈企业在内的互联网平台企业开展合作,金融支持政策不变、力度不减。

“我们注意到部分互联网平台企业被约谈后整改的态度较为积极,有了初步的效果,我们相信,经过自身的整改规范,互联网平台企业将坚守服务实体经济和人民群众的本源,维护公平竞争的市场意识,在服务实体经济和遵从审慎监管的前提下守正创新,成为支持国民经济发展、助推国内国际双循环的重要力量。谢谢大家。”梁涛称。

要点四:美团互助偏离美团主业,逆选择风险不断增加

近期,一些网络互助平台发展迅猛,其本质上却有商业保险的特征,但目前没有明确的监管主体和监管标准,处于无人监管的尴尬境地,互联网公司美团近期宣布关停了网络互助。

对此,肖远企回应,美团互助在1月15日下午5点钟发布了公告,宣布在1月31日会正式关停互助业务。前段时间百度也宣布关闭互联网旗下的互助安排。美团互助偏离美团主业和逆选择风险不断增加,是其关闭的主要原因。下一步,银保监会还将对网络公司做互助业务进一步的关注,了解其运行的方式和风险情况,再根据情况采取相应的措施。

要点五:不良贷款率同比降0.06个百分点,主要经营和风险指标处于合理区间

2020年,银行保险机构主要经营和风险指标处于合理区间。2020年,银行业共处置不良资产3.02万亿元。截至2020年末,不良贷款余额3.5万亿元,较年初增加2816亿元;不良贷款率1.92%,较年初下降0.06个百分点;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比例76%,较年初下降5.1个百分点。银行保险机构流动性总体保持平稳,商业银行流动性覆盖率146.5%,保险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同比增长106.5%。

肖远企表示,不良贷款比率下降0.06个百分点,原因很多,一是银保监会要求银行必须加强风险管控,加强贷款的三查,即贷前调查、贷中审查、贷后检查,要严防风险,把风险防范好。二是让银行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去年处置了3.02万亿元的不良资产,这个力度是空前的。三是去年经济增长超出预期,经济增长2.3%,为银行不良贷款没有出现大幅反弹创造很好的基础。

不良率下降的同时,不良贷款总额有所抬升,对此,肖远企表示,不良贷款总额增加是符合规律的,因为资产总量一直在增加,不良贷款新增数额有所增加,是跟它的资产规模比例匹配的。从银行的角度来说,处置不良资产,确实有一定的压力。

一是在处置方面,有一些要求,比如说单户处置和批量转让,对企业和对个人是不一样的。不良贷款需要法院各方面判决以后才能够出表,这些不是处置不良资产的障碍,只是说会使处置不良资产的时间拉长。

二是利润有所下降,对于一些银行来说计提拨备的压力会增加一点,通过拨备来核销不良贷款的能力会有所下降。从整个银行业来说,拨备是增加的,能力是上升的,但是结构有一些不平衡,有个别的银行利润下降的比较快一点,计提拨备的资源就少一点。

三是要前瞻性看问题,预估今后一段时间银行不良资产有增加的潜在风险。不是说未来银行不良资产就一定会增加,而是要做好这样的预估。因为银行经营必须是审慎的,要把未来的困难想的多一点。如果今后不良贷款有所反弹,银行现在开始就要做准备,就要有相应的预案,不能等真的发生了风险再去想办法。

肖远企提醒,不管怎么样,监管都是从审慎角度出发观察这个问题,一定要看到未来银行不良贷款的形势还是比较严峻,潜在的不良贷款还有可能增加,都作了压力测试,有相应的预案。

要点六:多渠道增强风险抵御能力

2020年,银行业多渠道增强风险抵御能力。通过发行优先股、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工具补充了商业银行资本1.34万亿元,银行业新提取拨备1.9万亿元,同比多提取1139亿元。2020年末,拨备覆盖率182.3%,贷款拨备率3.5%,均保持较高水平。初步统计,商业银行实现净利润2万亿元,同比下降1.8%。2020年末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14.7%;目前,保险公司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242.5%,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230.5%。

肖远企介绍,另外,银保监会推进地方政府发行专项债,补充中小银行特别是地方性银行的资本金,目前这个工作还在进行之中,已取得了很好的效果,银行资本实力大为增强。通过增提拨备增强银行机构抵御风险的能力,在处置不良的时候,动用了一些拨备,同时也加大对拨备的提取,夯实银行应对风险的基础。

“上述政策可以说是多管齐下,正是因为从一开始就作了部署并采取了多方面的措施,银行保险机构,目前无论是单点单体、区域性还是系统性风险,都在非常可控的水平。”肖远企称。

要点七:花大力气补充中小银行资本  AMC改革要回归主业

梁涛介绍,改革开放取得积极进展。持之以恒推进完善银行保险机构公司治理,深化党的领导和公司治理有机融合,严格规范股权管理,强化董监高等治理主体履职监督。印发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工作方案,全面部署推进城商行、农信社改革化险工作。全面推进保险机制改革,发布车险综合改革指导意见,研究推动发展养老保险第三支柱,加快意外险和农业保险改革。稳步扩大金融对外开放。推动更多对外开放措施落地,积极审核外资机构市场准入申请。自2018年以来,共批准外资银行和保险公司来华设立近100家各类机构。

肖远企介绍,去年银保监会把中小银行的改革作为重要的工作任务抓,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第一,进一步优化了整个银行体系的结构,促成建立有不同规模、不同特色的主体,各主体之间能够相互支撑、相互互补的银行体系,打造一个多样化、特色化、广覆盖的银行体系,能够向实体经济和广大消费者提供便利的、成本可控的、全方位的金融服务。

第二,进一步明确了中小银行的发展方向。中小银行、地区性的银行必须要做到:一是在本地发展,不能够全国各地到处跑,原则上它只能够在本地发展。二是应该聚焦小微企业和“三农”以及个人金融服务,满足当地企业和居民的金融需求。三是做普惠金融,特别是要把一些薄弱的环节和领域填补起来。这是中小银行的优势所在,也是它们应该承担的使命。中小银行必须要有抗拒盲目做大诱惑的能力,扎根在当地,做小、做细、做实。

第三,在公司治理方面做了很多工作。

第四,进一步明确了中小银行在加强党的领导、经营管理、监管等方面的责任,银行的经营就是银行的经营管理者的责任,特别是董事会负最终责任,股东要履行股东的职责,地方党委政府要负党的领导责任,同时也有维持地方金融稳定的责任,监管部门有监管责任。

第五,花了很大力气补充中小银行的资本,夯实它的资本实力。

“资产管理公司的改革一定要回到聚焦主业。资产管理公司的主业就是做不良资产的处置、管理、盘活,这是它的主业。所有的资产管理公司都必须要回到这个地方来,把主业突出。其他的业务,不是不良资产处置管理的这些业务,也要为不良资产处置做好管理服务,起到对不良资产处置管理这个主业的补充作用。如果没有这样的作用,就不应该做。资产管理公司也要健全公司治理。资产管理公司还要创新,创新处置的方式,创新工具,创新市场等。方向没有变”肖远企表示。

要点八: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监管对按揭影响不大

肖远企表示,前段时间银保监会联合人民银行共同发布了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的通知,这里面作出了一些规定,对集中度的监管,不光是对房地产,还有对所有行业的企业,从银行的交易对手来看,从行业、从单一企业或单一集团,一直就有集中度监管的规定。

这个集中度是跟它的风险资产暴露和净资本挂钩的。一是对房地产行业本身有集中度,要遵循统一集中度监管的要求。对单一房地产企业同样也要遵循统一的集中度监管要求。今后还是要根据一直以来的集中度管理规定和这次发的通知的要求,密切监控银行业对房地产的融资,确保房地产融资平稳有序。

“对按揭贷款这一块应该影响不大,按揭贷款是非常分散的,无论是从规模还是从范围,在集中度里面影响都不是太大。”肖远企表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风财讯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写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