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宁易购易主 零售江湖风云再起?
凤凰网奇点商业
2021-02-26 10:32

等不到天黑,烟火不会太完美。一直跻身零售赛道的苏宁易购,等来的结局亦不甚圆满。曾经,融资百亿、收购家乐福,苏宁易购风光无限,时至今日,一则停牌公告将其推至风口浪尖,等待他的却是被易主的命运——

2月25日午间,苏宁易购公告表示,已收到公司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张近东先生以及股东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的通知,其拟筹划本公司股份转让事宜,预计转让比例20%-25%,股权受让方属于基础设施等行业。

根据拟转让股份比例,预计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变化。苏宁易购自2021年2月25日开市起停牌,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5个交易日。

交易显示,截至2月24日收盘,苏宁易购股价报收7元/股,总市值651.7亿元。以此推算,接盘方需支付对价将在130.34-162.92亿元之间。

作为苏宁控股的三大产业板块之一,苏宁易购与苏宁置业、苏宁金融并列,是零售协同地产、金融不可或缺的一席。

那么,如今苏宁易购控制权变更,是经营不善的权宜之计,还是为对战国美进行的排兵布阵?接盘者将是谁?零售江湖风云迭起,苏宁易购又该何处何从?

易主之后

苏宁面临着什么?

股权穿透图显示,截至2021年1月29日,苏宁易购股分别由:董事长张近东持股20.96%,为第一大股东;淘宝中国持股19.99%,苏宁电器集团持股16.8%,苏宁控股持股3.98%。

以张近东持股的苏宁电器、淘宝(中国)对苏宁易购的持股份额推算,张近东共计约持有苏宁易购35%-40%股份。这也意味着,转让之后,张近东第二大股东的身份或将难保。

此外,苏宁易购的接盘侠是谁倍受关注。据浑水调研透露,由江苏交通控股、国信集团、南京新工投资组成的国资联合体将入主苏宁。

知名互联网和电商分析师葛甲认为,苏宁易购虽连续亏损,但过去几年一直在投入布局,算是优良资产,无论是引进单一国资还是多家联合控股,苏宁易购都将实现股权结构多元化,引进资本稀释,对企业规模发展、业务拓展具有一定利好。无论张近东是否保持在第二大股东的位置,其都将作为一致行动人,主导企业发展。

易主尚存悬念,另一方面,家电市场也正酝酿风云。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2020上半年中国家电市场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家电市场零售额规模为3690亿元,其中,线上渠道占整体家电零售额的51.84%,达1913亿元,同比增长7.23%。受疫情影响,线下占比48.16%,达1777亿元,同比下降29.3%。

来源:《2020上半年中国家电市场报告》

从市场瓜分情况来看,京东、苏宁、天猫主流平台分别占据28.86%、21.76%、14.2%的市场份额。江湖纷争不断,日前,京东表示将加大入驻开店扶持力度,而国美黄光裕重新出道,大喊给我18个月,重拾旧河山!

葛甲表示,苏宁易购的主要商业模式在线下,线上业务的开展逻辑是提升效率。目前,苏宁还处于传统零售商向互联网零售企业的转型阶段,在整个零售生态中仍占据显著位置。

连续六年亏损

千亿负债压顶

翻阅苏宁易购近年来的业绩报告,会得到一串与巨头形象不甚符合的财务数字。

1月29日,苏宁易购发布了2020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归股净利亏损39.53亿元-34.53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40.16%-135.08%(2019年盈利98.4亿元)。预计扣非净利润亏损65.8亿元至60.8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5.34%-6.59%(2019年亏损57.1亿元)。

事实上,苏宁易购已经连续6年经营性亏损。据奇点君查阅,2014-2019年,其营业收入虽然连年上涨,但扣非净利润却一直为负,分别为-12.52亿元、-14.64亿元、-11.07亿元、-0.88亿元、-3.59亿元,2019年一度下降至惊人的-57.10亿元。

图:苏宁易购2014-2010年扣非净利润

来源:Choice金融终端

值得关注的是,苏宁易购的业绩收入,很大程度来自于非经常性损益。即利润增加并非主营业务创造,而是通过资产运作实现的。

2014年-2016年这三年里,通过出售门店、PPTV、相关物业,苏宁易购就产生了逾47亿元的利润;2017年-2018年,仅通过卖出阿里巴巴股权,其便获得超160亿元的投资收益。

2019年,公司确认的非经常性损益达155.54亿元,这部分收益主要是通过变卖苏宁小店获利35.91亿元,以及通过苏宁金服增资扩股增厚净利润 98.57亿元;此外,其还通过苏宁深创投相关投资基金,完成对5家物流项目公司的收购,实现盈利约6亿元。

内部增长乏力之外,苏宁易购的经营性现金流也在不断降低,2016年~2019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8.39亿元、-66.05亿元、-138.74亿元、-178.65亿元。

现金流薄弱也造成了苏宁易购的债务承压。

2016年~2019年末,苏宁易购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9.02%、46.83%、55.78%、63.21%,压力不断攀升。最新2020年三季财报显示,苏宁易购总资产为2211.93亿元,总负债已高达1361.4亿元。

面对资金窘境,苏宁开始频繁质押股权。2020年12月10日,张近东父子将苏宁控股集团全部股权质押给阿里。

2月19日,苏宁集团补充质押苏宁易购3300万股股份,同月23日,苏宁集团又质押苏宁易购5757万股股份,累计质押8.97亿股股份,占其所持股份的48.47%。

持续收缩战线

“该关的关,该砍的砍”

债务沉重、盈利困难,或是出于这样的压力,致使苏宁易购走上变卖股份的路途。

中信证券表示,苏宁易购的短期债务占比一直处于较高水平,且可动用货币资金对短债的覆盖能力较弱。截至2021年2月10日,公司存续公司债及中票本金合计为58.59亿元。其中2021年内面临到期及回收的本金为53.59亿元,债券集中到期压力较大。

协纵策略管理集团联合创始人黄立冲认为,苏宁易购的巨额亏损,加上之前投资恒大的资金无法回笼,导致苏宁资金极度紧张,再也无力继续增资,因此拟引入国企,利用国企的借贷能力支撑其资金需求。

事实上,近年来,为节省资本,苏宁易购也在持续收缩战线,并陆续剥离了苏宁小店、免税连锁店LAOX、以及苏宁金服等业务。

2019年,苏宁易购董事长张近东之子张康阳的子公司以3亿美元增资苏宁小店,从而将处于阶段性亏损的苏宁小店剥离出表。同时,净利润持续为负的免税连锁店LAOX,也被剥离出上市公司体系。

2019年9月末,苏宁金服完成了苏宁金控等多方参与的C轮增资扩股,苏宁易购持有苏宁金服41.15%股权,不再纳入上市公司合并报表,截止2019年12月31日,苏宁金服资产负债表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今年2月,中国足协与PP体育(苏宁集团旗下子公司)解除独家版权协议的消息,一时甚嚣尘上。与此同时,苏宁老板张近东的讲话也在网络传开。

视频中,迈入耳顺之年的张近东面色沉重,他表示,苏宁今后要“聚焦主航道、主战场,坚定地聚焦零售发展,和零售无关的业务,该关的关,该砍的砍。”

做减法的同时,苏宁易购完成了对Kakogawa、37家万达百货、家乐福中国6家资产管理公司等企业的合并。

截至2020年6月30日,苏宁拥有各类自营店面2756家,门店物业面积748.82万平方米,其中自有门店物业面积33.08万平方米,通过创新资产运作方式以及与大型房地产商合作取得可长期稳定使用的物业面积172.60万平方米。苏宁易购零售云加盟店5926家。

可以预见,股权多元化之后,面对如此庞大的商业帝国,苏宁易购肩膀上的压力也将被分担。不过,若想摆脱亏损魔咒,逆风翻盘,并不是易主一步就可以实现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风财讯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