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房企现高管离职潮:行业一年变动近600起,部分打工人变合伙人
时代周报 2021-01-18 09:27

2020年,年销售规模达到千亿元的房企数量增加至43家。2021年,在行业集中度提高和“三道红线”等外部压力下,千亿房企需要适时调整内部组织架构,一场大规模的人员洗牌在所难免。  

近期,千亿房企职业经理人高频变动引发业内关注。2020年12月31日,龙光集团(03380.HK)发布董事变更公告,吴剑辞任龙光集团执行董事及所有职务;1月4日,荣盛发展副总裁张志勇提出离职申请;正冲刺千亿目标的实地地产和三巽集团(002146.SZ)等房企,也出现总裁离职潮现象。  

1月12日,亿翰智库事业合伙人、可研智库创始人贾春晖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从行业发展角度看,近年来增量开发的难度不断增大,房地产调控政策力度持续加强,叠加“三道红线”有效引导,行业走过高利润周期,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行业环境的变化,促使职业经理人流动。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不少职业经理人离职后仍会保留“合伙人”身份。  

张巧龙辞去彰泰集团董事长兼总裁职务后,转为事业合伙人与原企业合作。刘森峰辞去实地集团副董事长兼总裁之后,保留“实地集团高级事业合伙人”身份。  

1月8日,明源地产研究院存量地产首席研究员艾振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进入管理红利时代,高阶职业经理人或已不甘心只做“打工人”,而想“自起炉灶”。当土地红利、杠杆红利减少,管理红利成为主角,高水平管理人才将十分稀缺,职业经理人以“合伙人”身份与企业合作或成为趋势。  

千亿房企增速放缓  

克而瑞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20年千亿房企数量达到43家,较2019年增加9家。新晋千亿房企分别为:龙光集团、新力控股、首开股份、时代中国、华发股份、中骏集团、合景泰富、中骏集团和新希望地产。  

无论是规模增速还是目标完成情况,2020年千亿房企的表现都不及往年。  

克而瑞研究中心通过研究45家规模上市房企发现,截至2020年11月末,规模上市房企的全口径业绩增速从2019年的19%放缓至11.2%。45家企业中,28家房企增速有明显放缓,5家房企业绩转向负增长。  

另据媒体统计,2020年,千亿房企的平均销售额同比增长17.5%,低于2019年的25.8%。  

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不少企业主动调低目标增速。尽管如此,部分千亿房企仍未能完成销售目标。  

从中房网监测的45家房企销售情况来看,目前已公布2020年度销售目标达到或超过千亿元以上水平的房企有29家,这29家千亿级房企的销售目标完成率均值为106.81%,低于纳入统计范围的45家房企平均水平0.58个百分点。  

规模竞争加剧,适时调整组织架构才能可持续发展。过去一年,千亿房企频频进行组织调整,包括整合区域、设立双总部和调整内部管理机构等。  

2020年,美的置业华北区域正式升级为中部区域,布局三省七市三十四盘全新格局;佳兆业集团设立北京总部,实行深圳、北京双总部战略;荣盛发展则对公司内部管理机构进行调整,调整后的内部管理机构有董事会办公室、技术中心、工程中心、融资中心、人力信息中心等。  

600起高管人事变动  

组织架构调整与重建过程中,地产人职业焦虑徒增。  

可研智库联合和讯网发布的《地产人生存状况调研报告》显示,2020年,79.69%的调研对象表示公司经历了管控架构层级的调整;72.97%的调研对象表示公司进行了区域裂变或区域兼并。65.65%的调研对象表示,其所在部门或公司2020年进行了裁员或变相裁员。  

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20年房企共发生近600起高管人事变动,包括免职、职务变动和转岗等。转会名单中,千亿房企职业经理人最为瞩目。  

2020年12月31日,龙光集团发布董事变更公告,吴剑因决定投入更多时间处理个人事务,辞任龙光集团执行董事及所有职务,自2021年1月1日起生效。同时,董事会委任钟辉红为龙光集团执行董事。  

1月4日,荣盛发展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接到张志勇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因工作调整,张志勇请求辞去其担任的公司副总裁职务。张志勇辞职后,将不在荣盛发展及控股子公司担任职务。  

此外,彰泰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张巧龙、实地地产总裁刘森锋、三巽集团总裁王本龙都在2020年年底辞去总裁职务。值得注意的是,彰泰集团、实地地产和三巽集团都曾提出冲刺千亿规模目标。  

对于千亿房企职业经理人离职潮,贾春晖认为主要有两方面原因。  

一方面,千亿规模的企业已进入50强,有更高的规模诉求。越是规模化的企业在组织优化上的思考越是专业性强,布局更深远,这种情况下也会促进职业经理人的流动。由于行业集中度越来越高,偏向头部企业的竞争态势越来越强,企业发展速度越来越快,千亿房企对组织变革和人才提升有更高要求,这是促使职业经理人流动的原因之一。同时,这也会带动行业进入优秀职业经理人有序流动的良性循环。  

另一方面,进入千亿体量的企业,已经有了成熟的管理经验和业务经验。这批职业经理人已拥有行业头部企业的管理经验。此时,千亿房企的职业经理人向中小房企跳动,可以把好的管理经验带到中小房企中去。  

贾春晖认为,当职业经理人拥有一定管理经验后,身价和地位都有所提高。全国化进程中的企业需要有经验的职业经理人加入,因此会开出更高条件或给出更高职位。  

仍保留“合伙人”身份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不少职业经理人离职后仍会保留“合伙人”身份。  

这一现象最早出现在明星经理人陈凯身上。2020年2月,陈凯辞去中南置地董事长,但仍以合伙人的身份继续参加中南养老和中南菩悦管理平台的管理工作。2020年3月,陈凯加盟新力控股,获委任为联席董事长、行政总裁。2020年9月,陈凯辞去新力控股联席董事长、行政总裁兼执行董事职务,但仍保留“合伙人”身份。  

张巧龙从彰泰集团离职的方式颇为微妙。彰泰集团对外表示,张巧龙即将由经理人的身份转为事业合伙人的身份,双方将以更紧密的方式继续合作。  

这与“打工皇帝”刘森峰离开实地集团的方式相似。实地集团表示,由于需要腾出更多时间专注发展自己创办的新基业集团,刘森峰辞去实地集团副董事长兼总裁,升格为集团高级事业合伙人。  

对此,贾春晖认为,当职业经理人发展到一定高度,会在职业发展上有更高追求。此时,企业通过股权激励、期权激励等激励制度,可更深层次地绑定职业经理人,契合职业经理人的发展诉求。事业合伙人,便是中长期激励的形式之一。  

“以事业合伙人的方式能将让职业经理人与公司老板站在相同的立场上经营公司,让公司在一定周期里发展更稳定。”贾春晖认为,事业合伙人的设置,对公司和职业经理人而言,都是利好。  

贾春晖表示,职业经理人离职后仍可以用事业合伙人身份与原公司进行多种合作。若职业经理人自主创业,新公司某个板块或许和老东家合作,如代建、互相投资等业务。此时,职业经理人和企业还存在互相投资和互相合作的关系,这种情况下便可能保留事业合伙人的身份。  

1月8日,艾振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与直接辞职相比,保持“合伙人”身份能让企业的经营管理平稳过度。此外,进入管理红利时代,高阶职业经理人跟房企之间将由具体执行的管理者、打工人,转变为合作关系。  

“进入管理时代,个人能力的作用变大。中小房企高薪挖来职业经理人,正是看重他们个人的能力和资源,希望职业经理人带领企业走上新台阶。反过来,高阶职业经理人可能已经不只甘心只做打工人,想自己当老板。”艾振强认为,职业经理人转为事业合伙人,是能够兼容各方诉求的妥当安排。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风财讯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写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