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蓝光回蓉奥山归鄂?地产虹桥圈“围城”效应
风财讯 王婷婷
2021-02-26 18:08

导语:风财讯独家获悉,蓝光想从上海撤回成都,奥山正部分搬迁回武汉

近期弘阳集团总裁张良和蒋达强离职,预计离开奥山的周凤学,三巽集团王本龙、上坤地产冯辉明、佟文艳已离职,聚集在虹桥的地产圈是否已是一座“围城”?

(来源|风财讯  作者|王婷婷)

虹桥圈,是一个有魔力的圈子。

尤其对于中小型房企,进入虹桥圈,意味着资金、资源、人才的更多可能性。

但终究,能够进入虹桥圈的,是幸运者。

“幸运者偏差”却经常被忽略。

就像第一太平戴维斯的统计中,房地产在虹桥商务区核心区甲级写字楼的存量/新增需求占比,2019年为15%,2020年为43%。虽然看起来大幅增加,但其实两个数据分别基于当年的已知租赁成交,而这个基数是在缩小的。比如2020年虹桥甲级写字楼的空置率就比2019年整整高了6个百分点。

当虹桥圈出现新面孔频现报端,又有多少老面孔在默默淡出。

想要从上海撤人回成都的蓝光,正在搬迁部分职能部门的奥山,即将动身去七宝的融信...

离开虹桥地产圈的弘阳集团两大元老——原总裁张良和蒋达强;预计离开奥山的周凤学;离开三巽集团的王本龙;离开上坤地产的冯辉明、佟文艳...

地产大虹桥,一栋栋高耸的总部大楼,无形也筑成了一个“围城”。

━━从蓝光说起━━

1992年,上海浦东新区,一座高达88层的大厦正在一次次头脑风暴中成型。

那一年的杨铿,被上海等沿海城市的热火朝天彻底点燃,一回到成都就新增了一家叫“成都兰光房屋开发”的公司,大冬天里带着一群老将少兵从政府领导那里,磨到了一座26层高楼(蓝光大厦)的批文。

时间一晃过去二十五六年,兰光地产已经是上市公司蓝光发展,一心想继续做大规模、做够全国化,杨铿找到了半退休状态的蒲鸿,牵头在上海找楼,准备“东迁”。

蒲鸿是和杨铿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在25岁时被杨铿从国企车间“拉下海”,加入了成立1年的兰光汽配厂,担任龙泉驿洪河乡铸造分厂的厂长。

在和蓝光结缘的第25年,蒲鸿离开蓝光发展董事会,现在基本上只担蓝光炫锦的董事等虚职。但“寻找根据地”这种大事,还是需要“自己人”出面。

2019年蓝光以间接收购方式买下了上海虹桥世界中心578号办公楼(50%股权),作价约3亿,这个价格不便宜,蒲鸿被授予了充分的话语权。

万事俱备、一切顺利,双总部启幕仪式大气堂皇。

上海+成都,双城记十分精彩。虽然成都似乎并不这么认为,对于蓝光成立上海总部一直不怎么鼓励。

杨铿身边的人很清楚,蓝光在成都发家,一直以来得到当地很多帮助。如果不鼓励了,产生的压力化骨无形。

很多时候,落差让人焦虑,补税、缩减扶持、报批严审...则每一项都让人焦灼。

就像当初还是皇十三子的胤祥,小时候文韬武略一直特受康熙喜爱。长大后野心大涨,“九子夺嫡”后康熙再也没怎么搭理他,皇子进封没有他、庆日赏赐名单上没有他、出行和活动的扈从人员也不再有他的名字。

这时候,如果在新天地不能快速打开局面,也得不到预期的支持,恐怕更让人灰心。

“何况老板的耐心有限、疑心有余。”

虽然对此,不少蓝光现任的员工,身处一线并没察觉“异样”。但能感受到的是,现在蓝光上下都盯着2021年公司在华东的发展,可谓至关重要。

2月底,把上市不久的嘉宝服务卖给了碧桂园服务;7个月前,把曾经双翼之一的医药,卖给了汉商控股;过去一年,张巧龙、余驰、孟宏伟等“老蓝光高管”陆续离开...

杨铿的“断舍离”,不止业绩资金那么不简单。

━━虹桥圈的少数派━━

蓝光是少数,但不是唯一。

成功涌入虹桥圈,再渐行渐远,是一个较长的过程。

或者像融信集团一样,卖楼然后整体迁出。

融信由于早年已有搬入七宝的融信上坤中心的想法,2018年左右将总部大楼挂出转让,一直到2020年转让才落定,员工在2021年集中搬迁。

或者像奥山集团一样,上海总部被削弱、部分部门和人员回武汉。

据奥山人士透露,公司因为工作需要,有部分沟通频次较高的职能部门搬迁了办公地点。但依然保留奥山上海控股总部。

周凤学是不愿离开上海的,在和老板的沟通中,“分开”逐渐成为对双方都好的最后答案。

奥山内部在去年底已经知道了相关调整,今年奥山的一切外访活动也由邬剑刚和邬剑强出席。周凤学逐渐淡化“奥山控股联席总裁”的身份,朋友圈也不再转发奥山相关的内容。周凤学直言“不好评论”。

毕竟,为谋的前提是同道。

留下的理由千千万,离开的理由却离不开“老三样”——要么迫于外部形势、要么迫于内部压力、要么有了“更好的远方”。

━━“幸运者偏差”━━

其实“进圈”仍是主流。

目前上海虹桥商务区(含临空商圈)的房企至少32家,一半以上是近两三年新进的。

就申虹路一条街,坐落两旁的房地产开发企业就超过23家(不含产业链企业),是真正的房地产一条街。

有野心的房企,想到上海的,大多都冲着虹桥商务区奔。虽然身处虹桥的公司和人,各有各的苦,但真要他们出去,不一定舍得。

地产虹桥圈,说起来还有点娱乐圈的味道,外面的人都觉得好,却不一定能进;里面的人都知道苦,却不一定想出。

因为对幸运者来说,终究是苦不敌甜。

虹桥圈的“幸运者偏差”就像整个地产圈偏差的缩影。

2020年全国卖房17万亿,43家房企销售破千亿,直到去年6月却已经有近400家房地产企业破产。

想起李迅雷说的:今天我们的马桶过剩,飞机载客量不足。但中国还有5亿人没坐过马桶,10亿人没有坐过飞机。

以“百强榜单”为依据,它构成了地产虹桥圈里一条隐形的“鄙视链”,也成为地产虹桥圈外一道若隐若现的“门槛”。

喝着最多鸡汤的地产圈,其实最不产鸡汤。

【近期地产虹桥圈仍有很多大变动,欢迎关注风财讯(公众号fengcaixun)后续报道】


(表格持续更新中...)



作者王婷婷长期关注财经与地产

需交流可联系微信WY_163_SC

本文出自【凤凰网房产风财讯】

禁止抄袭/镜像/摘录,转载需注明来源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风财讯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