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马股份新增借款超“20%线”大股东抽血后遗症?
风财讯 陈文莉
2021-06-09 08:16

(版权|凤凰网风财讯  作者|陈文莉)

在开启了困难模式的2021年,多数企业正通过银行贷款、发债等融资方式补血,新增借款规模也水涨船高。

6月8日,迪马股份发布了《关于2021年当年累计新增借款》的公告。

公告显示,2021年前五个月的新增借款为45.08亿元,占2020年末净资产的24.9%。

其中包括,银行贷款3.09亿元,公司债券及证券化产品4.49亿元,信托借款6.79亿元,其他借款30.71亿元。

这距离上一次公告,已时隔3年。因为这并非必要性公告,但根据我国规定,发行人在当年累计新增借款或对外提供担保超过上年末净资产的20%时,需及时披露。

因其被认定为影响公司偿债能力或债券价格的重大事项。

这一条“借款20%线”,是企业融资能力体现,但是否也意味着风险,需要和融资成本、还款能力等指标,对比审视。

迪马股份表示,上述新增借款属于公司正常经营活动范围,不会对公司偿债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融资成本逐年上升

就融资成本而言,迪马股份在资本市场的议价能力,不算高。

财报显示,2018-2020年,迪马股份的整体融资成本分别为7.65%、8.64%和8.69%。

举一个侧面例子,5月10日发行上市的债券“21迪马01”,其发行额4.99亿元,发行期限为3年,票面利率8.50%。

在一级行业为房地产的企业中,5月份发行的30余只境内债票面利率基本都在2.7%-7.5%之间,均值约为4.21%(Wind数据)。

8.5%的利率,在同期境内债中,成本超出行业“上限”了。


盈利评级良好

实际上,就自身的盈利能力、信用评级来看,迪马股份的融资利率本不该如此之高。

财报显示,迪马股份2018-2020年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双双实现三连涨,其中归母净利润在近三年分别同比增长51.87%、40.86%、25.89%。

虽然增速有所放缓,但相较一众“增收不增利”的中小房企,甚至是部分大型房企,迪马股份的盈利是不错的。

负债方面,2020年财报显示,迪马股份三道红线全部绿档,扣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为69.14%,净负债率48.21%,现金短债比1.25。

为此,评级公司也给予了较高的信用评级。其中,联合资信给予迪马股份“AA”级,展望为“正面”;远东资信给予“AA ”,展望为“稳定”。

自身造血能力尚可,评级较高的情况下,迪马股份缘何融资成本持续攀高?

这可能要归咎于大股东——重庆东银控股了。


大股东常年抽血

2021年5月25日,迪马股份收到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公司协助执行,提取被执行人重庆东银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重庆硕润石化有限责任公司、赵洁红持有的公司全部股权所涉及的2020年现金红利金额,并要求公司协助划转该部分金额至重庆五中院指定账户。

从2018年开始,迪马股份连续多年收到相关通知书。上述股东几乎每年的现金分红,都会被要求划转到了法院账户。

一切源于迪马股份的大股东——重庆东银控股的债务危机爆发。

2017年末东银控股因债务危机,资产被司法冻结,随后组建了债权人委员会。2020年12月,东银控股债务重组方案敲定,2020年留债利息逐步支付。

迪马股份作为东银控股最重要的上市平台公司,是被抵押和执行偿债的平台之一。

东银控股直接持有的共计885,737,591股的迪马股份系数被司法冻结。2020年,迪马股份收到重庆第五中院告知,续冻3年,冻结终止日为2023年11月25日。

迪马股份的输血也由此开始。

财报显示,近年迪马股份的归母净利润不断增长,利润被用来分红的数额也不低。三年间共计分红12.52亿元,股利支付率一度高达65.12%。其中每年会被大股东拨走不少用于还债。

客观而言,迪马股份的主要营收来源是房地产(东原地产),当前房企资金链普遍紧张,大股东持续抽血,对业务公司而言,并非好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风财讯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写评论